這一組攝影習作是我在紐約的第一個月拍攝的。前面有4張照片是我在旅途中拍攝的,之後是在紐約的一些作品。該作品演示於2007年9月29日在清華大學蒙 民偉樓攝影協會迎新觀片會上展示(視頻:http://www.chenyang.net/downloads/Video.rar),之後我選擇了其中一 部分做成一個靜態的版本,將陸續在相冊上載。 更多圖片請見http://www.chenyang.net

(Dec.13, 2007 updated) 注意觀察的朋友可能會發現,同樣的圖片在Photoshop、Acdsee、Internet Explorer等軟件中顯示出來的顏色是不一樣的,其原因和這些軟件對圖片所在色彩空間和顯示器的色彩配置文件的處理能力有關。前些天和白慶洵兄討論了相關問題,在這裡做一個小結。 縮寫含義: cs:Image Color Space ws: Photoshop Working Space ms: Monitor Color Space 源文件:(r, […]

清華大學學生藝術團攝影隊、清華大學學生攝影協會畢業生彙報展示——王博、陳陽畢業二人展將於6月23日至6月30日在清華大學第六教學樓A區大廳舉行。 清華大學學生藝術團攝影隊、學生攝影協會是清華攝影的核心力量,曾經帶領無數清華學子走入攝影的殿堂。本次展覽將展出王博、陳陽兩位即將畢業的同學的攝影 作品,通過兩位同學在清華大學學習期間的創作,展現清華的同學們對攝影技藝的探索和追求,也展示同學在攝影創作上取得的成績。 展出作品以紀實類攝影作品為主,此外還有風光、小品和校園題材的攝影作品。 附:攝影師簡歷 王博,水木id: Coherent,2000年進入基礎科學班學習,現為物理系碩士生,即將畢業踏上赴美留學之路。2002-2003任學生攝影協會會長,學生藝術團攝影隊隊長。曾獲第三屆鳳凰光學攝影人才獎,2005全國第一屆大學生藝術展演活動一、二等獎。 Email: bo.bowang00@gmail.com    Blog: http://geodesic.blogbus.com 陳陽,水木id: Banny,2003年被清華大學計算機系免試錄取,現為四年級本科生,畢業后將持全額獎學金赴美深造。曾任學生藝術團攝影隊隊長、學生攝影協會名譽會 長、學生通訊社副社長。曾獲得多項攝影獎項,獲獎、展出、刊發作品四百餘幅/次,並講授各類攝影課程。2006年舉辦首次個人攝影展,2007年作為首席 攝影師主持96周年校慶活動“藝韻清華園”大型攝影展。 Email:cheny03@gmail.com

着迷於某些事物,俗稱中毒。對於攝影人來說,器材就是戒不掉的毒品。 兇猛的毒,毒性來得快,頂過去了去得也快。 超廣角鏡頭就是這樣,透過取景器時,世界全然不同了。透視變形帶來了巨大的視覺衝擊,一下子讓出來的片子不一樣。 標頭的感覺是平平淡淡的,就好像從我們平時看到的世界中截出視角約為43度的一塊來,沒有誇張,沒有壓縮,一切如常。 曾經的年代,廣角還是鏡頭中的奢侈品,製造方便的標頭是攝影師手中最常用的武器。那個年代留下來的作品,樸實深邃,但是卻不能否認其中的衝擊力。 真水無香,如果鏡頭只能帶來最平時的視角,那麼吸引人的就一定只能是內容。 後來自然是,舊的東西過時了。35,28,24,21,15,12,攝影師手中的廣角越來越廣,而形式感漸漸取代了內容。 甜美的食品、鮮艷的色彩和誇張的透視衝擊力,過度的事情多了就成為膩味。 於是理解,許多大師,一輩子最後還是回到了50毫米的標頭。平平淡淡的標頭,毒性細水長流,毫無察覺,但是等到毒發的那一日,其實早已不治了。

“世上凡事皆有其決定性瞬間”(Il n’y a rìen en ce monde qui n’ait un moment décisif.) ——紅衣主教 萊茲(Cardinal de Retz) 攝影的現在再談布勒松,可能會成為一個很土的話題。這句話被無數人說過,自從我看了布勒松的某一幅作品后,我走上了攝影之路。 但是到底如何理解布勒松呢?我們想到的是什麼?徠卡、標頭、遊走、抓拍還是抱着酒瓶的小男孩? […]

許多人覺得聽不“懂”古典音樂,於是所謂高雅 許多人認為看不“懂”現代美術,於是所謂前衛 每個人都認為自己對照片有審美能力,於是真實的照片終於難以成功 手持標頭記錄下的平凡瞬間,是否已經太過時 視覺衝擊力,成為讀圖時代最核心的要求 亞當斯、布勒松、弗蘭克的時代離我們遠去, 攝影的未來,是否只能走向當代藝術? Some replies:   1樓朱皓珉 2007-05-09 20:11 回復 攝影受到的衝擊(攝影本身, 平面設計..)似乎有些像那個時代攝影對傳統繪畫的影響. 數字化的影像技術如催化劑一樣, 更降低了攝影的門檻, […]

真正的攝影師中,許多都時常留連於街頭。 在路上曾經想到一段話,但是回來卻忘卻了。 有的時候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總是想去探索城市陰影下那些暗淡的角落,對於嶄新的光芒卻視而不見呢? 也許行將逝去的更值得留念,和時間賽跑,記錄下一點點印記。 攝影有什麼力量呢?相機不可能擋住推土機,留不住那些應當走的,只能說既然要去了,就留下點最後的尊嚴吧。

無忌上GLOOMSUNDAY說,1/4徠卡指的是器材,還有3/4徠卡指的是:1、人機合一;2、人文精神;3、思想品味。有人回復說,這樣的攝影真累! 殊不知,攝影本應當這樣的。攝影本不應該成為一種娛樂,一種愛好。拍照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攝影卻非下苦功不可。攝影絕不是門檻很低的大眾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