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敢面對的問題(The question no one dares to pose譯文)

著名Leica專家Erwin Puts的文章(原文鏈接點此觀看),講述了其對旁軸相機未來的擔憂。我一直想翻譯一些他的文章,但是總是懶得動手。今天不知道怎麼就動起手來了。這篇文章說實在的結構有點亂,而且有些句子不容易準確的翻譯過來,因此我用意譯比較多,力求保持其精意。
翻譯沒有徵求Puts先生的許可,所以也希望不要隨便轉載。我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中文站,源出處是我的博客,地址是http://www.chenyang.net/?p=133
這篇文章對旁軸相機的未來感到悲觀,認為當前在各個方面旁軸都喪失其優勢了。我本人是不同意其中的觀點的。消滅旁軸相機的呼聲,在膠片單反大發展的時代就有,M機在M4以後差點停產,但是最後還是挺過來了,到20世紀90年代以後又迎來了旁軸的復興。如今,旁軸面對的挑戰當然比以前更大,因為CCD可以直接取景,這樣旁軸的意義就更小了。因此,旁軸可能確實比以前更加危險。
作為使用M相機的攝影師,我的感受是在某些攝影領域,M相機拍攝的幫助以及對攝影時風格的影響目前仍然是沒有其他相機可以匹敵的。如果沒有豐富攝影經驗,沒有深入使用過M相機,這是比較難體會到的。因此從功能上來說,數碼單反暫時還沒有辦法取代M機。同樣,如今的DC也暫時沒有可以達到M機拍攝便利性的。
因此希望Lee先生辭職后Leica公司仍然能夠繼續發展數碼M相機。其在攝影愛好者中贏得新用戶確實如文中所說是很困難的,對於很多題材而言也確實不如DSLR方便,但是其對人文等題材的攝影師仍然很有吸引力。也許Leica只能是走曲高和寡的艱難道路吧,但是其實大眾化的產品總不是最好的。

img13250.jpg

以下是翻譯的內容:
Leica的CEO Steven Lee的解職和他在AP或PMA的訪問沒有關係,而是因為一個簡單事實:2007年第三季度(截止到12月)Leica的營業額從4540萬歐元下降到3820萬歐元,而盈利減半,只有180萬歐元。面對這個業績,很明顯Lee是打了敗戰的。Leica的產品賣得並沒有像預期的那樣好,而他希望通過引進一系列新鏡頭來提高銷量的計劃並沒有去的成功。這份業績同樣也表明包括M8在內的Leica產品的銷量並不如早先一些觀察家所預計的那樣樂觀。對與此你可以從LFI雜誌的報道中得到一點線索,其中提到說4/3系統產品的銷量低於預期。
很明顯,Leica是依靠其神秘的魅力而非其業務狀況存貨下來的。幾年以前,Kaufmann先生採納了一種常見的思維,認為Leica可以在兩個領域中生存,一個是M7/MP的膠片世界,另一個是M8的數碼世界。M8的誕生就是這種思路的結果。並且,Kaufmann先生接受了這種商業模式。
但是如今,我們看到的結果是這種思路並不有效:Leica仍然沒有跨過膠片懷舊之情和數碼未來之間的分界線。
一個很基本的問題是,是否有可能改進和發展旁軸取景,讓其適合數碼攝影的世界。
如今我越來月感覺到旁軸這個概念不僅僅是只在一個狹縫市場中生存,面對着數碼領域的競爭者,其市場份額更是逐漸減少。
Leica式的旁軸取景已經處在其實用性的盡頭。一個半個世紀以前產生的概念,沒有經過任何實質性的變革,在如今仍然存在,這本身已經足夠令人驚奇了。從人體工學、品質、工程和價格的角度來看,Leica都已經失敗或者正在走向失敗。在長壽性和聚焦準確性着兩個領域,Leica具有領先地位。但是如今沒有一個人願意買一台具有50年壽命的手動對焦的相機,因為這已經不適合當前攝影的風格。對於當今的攝影師來說,旁軸取景這一概念已經不再是一個有效的手段了。一些死硬分子可能會熱愛M機簡單和簡潔的設計,但是這個群體正在減小。Leica需要新的客戶,Kaufmann先生也認同這一點。新的客戶不需要被傳言是有魔力但其實僅僅是懷舊的產品,他們需要的是在當今的市場仍然有競爭力的相機。
Leica的商業周期總是類似的,任何新產品在其發布初期(這個時間最長2年)的需求很大。隨後,因為初期這些需求得到滿足並且市場不可能擴大,因此市場的飽和就迫使產量下降。Leica如今越來越困難向用戶說明旁軸取景的先進性,以及勸說他們在旁軸上的投資是必須的。最近在PMA上Leica請人們關注兩款在市場上已經存在多年的鏡頭,這說明了Leica對吸引市場已經很絕望。
我很高興我能夠適應如今在產的各種相機,從Hasselblad到Sony、Olympus、Pentax、Canon以及Nikon。我很欣賞這些產品並且驚訝與我所能得到的影像。我仍然經常回到M機,使用他們是一種享受。我相信很多當前的Leica M用戶都有同感。但是這種感覺並不能產生銷量的增加。Leica需要市場中的新用戶才能生存。
Kaufmann先生需要回答這個問題,如果我要保證Leica的未來,什麼樣的產品才能做到這一點呢?
所有關於全畫幅的M9或者是M8的全幅升級計劃的討論並沒有回答上面提出的那個基本的問題:一台帶有1400萬像素的M9相機仍然是一台手動操作的旁軸相機(對於純粹主義者來說,全幅僅是一種從膠片到數碼的轉換,以內其大小是根據膠片的大小定義的,例如135指的是35mm而120是6x6cm),但是有人希望用能夠買一台雖然不是頂級但是已經足夠出色的dSLR的價錢去購買一台手動對焦的旁軸取景相機嗎?
當前市場的趨勢已經表明,旁軸取景這一概念註定要消亡了。給出Leica M消亡的存在與哲學蘊含是一個羞恥的事情。你不能不得出這樣的結論:M機本身並不能保證Leica公司的未來。在膠片領域,沒有人聽說Leica正在進行任何開發,這個事實說明Leica已經不在相信其膠片旁軸相機能夠解決當前所面對問題的。
現在存在的問題是,旁軸取景本身是否是能夠解決攝影師所遭遇的問題?相機是一個工具,只有在其能夠保證完成必須完成的任務時才有價值。Leica M的先進性已經被當今數碼技術和軟件產品削弱。現在是我們做出這樣結論的時刻了,M相機已經是懷舊的產物,而不是適應未來的產品。
如今使用Leica M相機的主要原因是對其的感情和使用的樂趣。遺憾的是,它不再是擁有最好的操作性和品質的攝影工具,也不再能夠提供別的相機所無法給予的價值。
無論你喜歡與否,旁軸取景都正在成為一種過時的概念,更多的鏡頭和更大的感光元件都無法改變這一結論。
如今,Leica所需要做的是說服新用戶,在影像的質量和影像作品上,旁軸相機是數碼單反相機真正令人激動的替代品。